南开区卫计委
首 页 政务公开 新闻播报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健康教育 继续教育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区卫生健康委员会 > 健康教育 正文
端午节与古代卫生防疫节(三)
2019-06-06

  3.采药端午节最古老的习俗之一。《夏小正》传:“此日蓄药以蠲除毒气。”宋·陈元靓《岁时广记》卷二十二“采杂药”引《荆楚岁时记》佚文:“五月五日,竞采杂药,可治百病。”浙江桐庐、湖北监利等地均在端午有上山“采百草”之俗。因端午前后许多草药茎叶成熟,正值采收时节,故形成此俗。

  另外,后魏《齐民要术·杂记》中,有五月捉蛤蟆的记载,亦是制药用。后来不少地区均有端午捉蛤蟆之俗,如江苏于端午日收蛤蟆,刺取其沫,制作中药蟾酥;杭州人还给小孩子吃蛤蟆,说是可以消火清凉、夏无疮疖。还有在五日于蛤蟆口中塞墨锭,悬挂起来晾干,即成蛤蟆锭,涂于脓疮上可使消散。这种捉蛤蟆制药之俗,源于汉代“蟾蜍辟兵”之传说。

  4.系百索亦是端午节最古老的习俗。早期以五色丝线合股成绳,系于臂膀,称“百索”。五色丝象征五龙,以镇五毒。《初学记》引晋·周处《风土记》云:“造百索系臂,一名长命缕,一名续命缕,一名辟兵缯,一名五色缕,一名五色丝,一名朱索,又有条达等织组杂物,以相赠馈。”又引《风俗通义》云:“五月五日,以五彩丝系臂者,辟兵及鬼,令人不病温。”史载唐、宋时宫廷以金缕延寿带、彩丝续命缕等分赐百官。以后相沿成习,形制更加多样化。清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记当时风俗:“每至端阳,闺阁中之巧者,用续罗制成小虎及粽子、壶卢、樱桃、桑葚之类,以彩线穿之,悬于钗头,或系于小儿之背。”山东日照端午给儿童缠七色线,一直要戴到节后第一次下雨才解下来扔在雨水里。

  5.佩饰后世由挂艾草和系百索衍生出种种佩饰。晋代《风土志》中有这样的记载:“以艾为虎形,或剪裁为小虎,帖以艾叶,内人争相载之,以后更加菖蒲,或作人形,或削剑状,名为蒲剑,以驱邪却鬼。”

  我国古代视虎为神兽,俗以为可以镇祟辟邪、保佑安宁。《风俗通》云:“虎者阳物,百兽之长也。能噬食鬼魅,⋯⋯亦辟恶。”故民间多取虎为辟邪之用,其中尤以端午节的艾虎为最具特色。艾虎或以艾编剪而成,或剪彩为虎,粘以艾叶,佩戴于发际身畔。宋·陈元靓《岁时广记》引《岁时杂记》:“端午以艾为虎形,至有如黑豆大者,或剪彩为小虎,粘艾叶以戴之。王沂公《端午帖子》诗:‘钗头艾虎辟群邪,晓驾祥云七宝车。’”

  后来以丝帛等材料制作艾人、艾虎,《燕京岁时记》:“每至端阳,闺阁中之巧者,用绫罗制成小虎及粽子⋯⋯以彩线穿之,悬于钗头,或系于小儿之背,古诗云:‘玉燕钗头艾虎轻’,即此意也。”

  用丝帛等材料制作的艾人艾虎又称“健人”和“豆娘”。《清嘉录》云:“(五月五日)市人以金银丝制为繁缨、钟、铃诸状,骑人于虎,极精细,缀小钗,贯为串,或有用铜丝金箔为之者,供妇女插鬓。又互相献赉,名曰健人。”引清·吴曼云《江乡节物词·小序》云:“杭俗‘健人’即‘艾人’,而易之以帛,作骑虎状,妇人皆戴之。”又引《唐宋遗纪》云:“江淮南北,五日钗头彩胜之制,备极奇巧。凡以缯销翦制艾叶,或攒绣仙、佛、合、乌、虫、鱼、百兽之形,八宝群花之类。绉纱蜘蛛,绮榖凤麟,茧虎绒陀,排草蜥蜴,又螳蜘蝉蝎,又葫芦瓜果,色色逼真。加以幡幢宝盖,绣球繁缨,钟铃百状,或贯以串,名曰豆娘,不可胜纪。”

  6.香袋又叫香囊、香包等,似也从系百索衍生而来。将单纯表厌胜的五色丝,与具有杀虫作用的中药雄黄结合起来,可更好地表达祛邪毒的意义。《清嘉录》上说,端午“制绣囊绝小,类荷包之形,中盛雄黄,谓之雄黄荷包⋯⋯皆系襟带间以辟邪”。又引《江乡节物词·小序》说:“杭俗,妇女制绣袋绝小,贮雄黄,系之衣上,可辟邪秽。”现在的香囊内容物已复杂得多,除雄黄外,还常装入一些苍术、白芷、菖蒲、川芎、藁本、甘松、山柰、冰片、樟脑等芳香中药,使这些药袋具有更好的祛毒防疫效果。

  后世的香囊,制作日趋精致,常以五色丝线弦扣成索,作各种不同形状,结成一串,形形色色,玲珑可爱。成为端午节特有的民间工艺品。

  7.雄黄酒端午饮雄黄酒的习俗,从前在长江流域地区极为盛行。谚云:“喝了雄黄酒,百病远远丢。”《白蛇传》里白娘子在端午节误喝了雄黄酒显了原形,已是家喻户晓的故事。

  雄黄是一种矿物质,其主要成分是硫化砷,并含有汞,有杀菌驱虫解五毒的功效,常用来治皮肤病。一般饮用的雄黄酒,只是在白酒或自酿的黄酒里加入微量雄黄而成。雄黄酒有毒,饮用有一定危险性,小孩尤不宜喝,人们就改在五月五日前后以雄黄酒洒在墙壁门窗来达到驱邪杀虫的目的;小孩则涂抹在额头或手足心,典型的方法是用雄黄酒在小儿额头画个“王”字,因“王”似虎的额纹,又虎为兽中之王,借虎威以镇邪。古诗云:“唯有儿时不可忘,持艾簪蒲额头王。”意思是说端午节这天,孩子们拿了艾叶,戴上菖蒲,额头上用雄黄酒写了“王”字,以辟邪防疫。

  亦有饮蒲酒、朱砂酒者。《五杂俎》:“饮菖蒲酒也⋯⋯而又以雄黄入酒饮之。”明·冯应京《月令广义》:“五日用朱砂酒,辟邪解毒,用酒染额胸手足心,无会虺蛇之患。又以洒墙壁门窗,以避毒虫。”此俗流传较广。至今,如广西宾阳,逢端午时便有一包包的药料出售,包括雄黄、朱耒、柏子,桃仁、蒲片、艾叶等,浸入酒后再用菖蒲艾蓬蘸洒墙壁角落、门窗、床下等,可消毒杀菌;再用酒涂小儿耳鼻、肚脐等处,以驱毒虫,求小儿平安。

  南京习俗,端午节,各家以清水一盆,加入少许雄黄,鹅眼钱两枚,合家大小均用此水洗眼,称为“破火眼”,据说可预防眼疾。

(选自《中医药文化》,作者:顾植山)

 
版权: 天津市南开区卫生健康委员会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隐私声明   网站建议
主办单位: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技术支持:北方网
网站标识码:1201040001 津ICP备120059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