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政协
首 页
政协概况
议政建言
委员风采
专委会工作
 
    您当前的位置 :区政协 > 调研视察 正文
关于加强社会组织建设提升社区治理水平的建议
区政协社会法制与民族宗教委员会
(在政协南开区第十五届委员会第十六次主席会议上 作了汇报)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社会治理制度建设,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随着社会发展,社会组织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成为壮大社区治理和服务的重要社会力量,社会组织的蓬勃发展是居民社区参与能力增强的直接表现。结合南开区当下的主要工作,社会组织正逐步成为基层社会治理、创文创卫工作的参与力量,社区融合与多元共治的重要组成,社会公益慈善的引领者。

  一、南开区社会组织发展的实践与探索

  一般来说,社会组织指的是在政府与企业之外,向社会某个领域提供社会服务,并具有公益性、非营利性、自治性、志愿性等特点的组织机构。主要包括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社区社会组织、基金会(管理权限在市级)。截至目前,南开区有依法登记的各类社会组织271个,另有备案社区社会组织2689个;注册登记街道枢纽型社区社会组织联合会12个;社区社会组织调解委员会12个。这些社会组织广泛活跃在全区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各个领域。本文调研的对象侧重于在社区中开展为民服务、养老照护、公益慈善、文体娱乐、专业调处等与基层社会治理和服务群众密切衔接的社区组织。近年来,南开区以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人才为载体和动力之源,全力建设“三社”联动机制,努力探索社区治理和服务模式创新,社会组织建设工作处于全市领先地位。

  (一)加强载体建设,创新发展平台

  创新社会组织孵化培育载体。在全市率先建立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器——南开区社会组织创益中心,打造具有南开特色的社区治理创新园。按照“一园•四中心•三空间•五功能”的定位,打造区、街、居资源共享,促进“三社联动”的社区治理创新空间。借助外部社会工作专家团队专业优势,启动“双百工程”,以培育百家示范社区社会组织和百名社会工作项目管理社工为契机,培育服务性、公益性、互助性社会组织。通过举办公益创投、项目评选等形式,吸引优秀社会组织“助力”社区治理。

  (二)促进社会组织自身建设,激发组织活力

  积极提升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服务和治理的能力,针对区域特点,一是组织开展多种形式的能力提升训练营、观摩研讨会、工作推动会、政策解读会等培训活动,不断提升社区工作者的社会工作能力,加强社会组织工作人员能力建设。二是助推街级公益创新,发掘优秀社会组织,拓宽居民服务领域,探索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新路径。如:2015年,南开区首次尝试引进专业社会工作机构,以学府街社区社会组织联合会为平台,投入资金30万,打造公益创投活动试点。2017年以王顶堤街社区社会组织联合会为平台,举办“We享社区公益,We爱携手同行”活动,集中展示“汇丰社区伙伴计划三期项目”共计30个。同时用足用好市福彩公益金,先后支持街道开展公益创投项目35个,拓展社区服务内涵。三是引导社会组织承接公益创投项目,不断提升内生动力。如:王顶堤街社会组织联合会“阳光之家——残疾人监护人温馨驿站”项目获2015年天津市资助资金15万元;鹤童老年福利协会连续三年承接中央财政项目,累计获得资金140万元。2017年,举办南开区首届公益创投大赛,由本区社会组织承接20个项目并顺利实施,不断提高公共服务水平。

  (三)打造多元特色组织,探索服务新途径

  通过实施“区域化党建聚合资源、网格化管理延伸服务、品牌化战略创新理念、项目化运作激发活力”四化驱动,充分调动社区内驻区单位、社会组织、社区居民等优势资源,着重培育发展特色型社区社会组织,在为老、助残、助孤、助困、环保等领域拓展社区服务的途径,传播多元力量共建社区的理念,构建整体联动的区域化社区治理体系,切实提高社区服务的针对性和专业化水平。在区、街联合会的规范和引导下,形成了一居一特色,一居一品牌的发展模式。如:体育中心街宁乐里社区商业服务联盟、党员志愿者服务联盟等11家社区社会组织;水上公园街以“公园文化”为主题成立水上公园文化社团联合会,加强了党组织在公园文化社团中凝聚力等。

  二、总结先进地区的经验和做法

  综合调研情况,虽然我区的社会组织建设工作处于全市领先地位,但与先进地区比较还存在较大差距。对应社区治理创新和社会组织建设的新形势、新要求,总结先进地区的经验和做法如下。

  (一)健全的体制机制和顶层设计

  北京朝阳区于2009年成立社会建设工作办公室,与此前的中共北京市委社会工作委员会分别为朝阳区委、区政府的派出机构。党政机构紧密结合,民政部门积极配合,共同负责推进社会建设。同时加大财政资金投入,积极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引进多家外部专业支持性社工机构参与社区建设,包括对社区各类发展资金的整合使用指导;对社区社会组织的培育与枢纽建设;对社区草根领袖和社区工作者中公益人才的培育培养;对社区公共空间规划与运营指导等,5年中,仅用于购买社会组织服务实施“创享计划”、开展社区公益创投的资金即高达5930万元。朝阳区健全的工作体制和持续的资金投入,决定了社会组织工作蓬勃开展,5年来朝阳区登记的社会组织由200个左右增加到今年的985个,备案的社区组织由原来近300个增加至现在的近2000个;支持型专业社会组织由最初的30个发展到了300余个。

  早在2010年开始,上海长宁区委区政府下发一系列文件:《关于进一步加强社会建设若干意见》、《长宁区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暂行办法》、《2014年工作要点》等。对推动党组织、政府、社会和企业互促共融,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引导鼓励群众和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等给与了明确的制度安排和指引。

  (二)领先的社会组织数量和服务覆盖面

  以区级政府数据为例,2017年11月,南京市雨花台区登记注册社会组织906家,每万人拥有登记社会组织数达20.8家;2016年1月,上海市静安区登记注册社会组织493家,每万人拥有登记社会组织15家。我区按照100万常住人口计算,每万人拥有登记社会组织仅2.71家。

  上海长宁区引进社会组织参与社区建设和服务形式已初步覆盖各社区服务各领域。街镇社区文化中心、社区体育俱乐部、居家养老中心、残疾人服务社、司法社工站、综合协管服务社等,均以政府购买民非组织或社工机构服务为主,在社区各类特殊人群帮扶、慈善救助、外来人口子女关爱等服务事项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区域内1800余家单位、组建四个义工大队,持续开展“困难群众关爱行动”。同时,形成了虹储自治家园、葫芦缘议家社等一批小区自治家园,探索居民参与社区事务、“家门口”工程建设等的会商机制。

  三、几点建议

  (一)加强领导,提高认识,强化顶层设计

  一是提高各级领导对创新社区社会组织建设重要性的认识,强化党建对社会组织工作的引领作用,促进社会组织健康发展,要建立健全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机构,理顺管理体系,完善工作机制,落实党建责任,要加大社会组织党组织建设力度,切实发挥好党组织的政治核心作用。二是健全工作机构,成立南开区社会工作领导小组,建立健全工作协调机制,加强组织领导、政策支持、财政投入和监督管理,明确分工,落实责任,从而提供有力的组织保障。三是加强顶层设计,鉴于我市《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实施意见》已经出台,应结合我区实际,制定推动社会组织培育的实施意见和操作性强的配套措施,同时结合“十三五”规划,推出加强社会组织发展的专项规划和制度安排,力争形成上下结合、兼顾现实与长远的政策体系。

  (二)推进机制体制创新、强化工作引导

  在区、街、居三级工作负责制基础上,在社区党组织领导下,形成居委会、业委会、物业公司、社区警务站、社会组织“五位一体”的机制。一是将政府“不该管、管不好、管不了”的职能转移给社会组织。进一步健全政府购买服务制度,对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的项目进行科学合理分类,明确资金管理、项目范围、工作程序和购买方式,全面建立事前、事中、事后的监督机制,提高购买服务的质量。二是加大资金投入,借鉴北京、上海模式,引进专业社工机构,承接社区治理、为民服务、培育社区社会组织等的工作,开展多种方式的公益创投活动,优化项目落地。三是积极拓展公共事务空间,探索涉及群众性、公益性、社会性公共议题的形成途径,引导各类社会组织发现服务需求、监督社区管理、提高社区自治共治水平。

  (三)完善相关扶持政策和措施,加大支持力度

  一是加大财政资金支持力度,鉴于各街道社区社会组织联合会这一枢纽型社会组织的特殊性,每年以项目资金方式为各街社区社会组织联合会提供定向支持经费;把党组织服务群众专项经费、社区公益专项补助经费、社区文化活动经费等,从社会组织建设角度整合统筹实施项目化运作,拓宽使用范围,提高资金使用效益。二是区、街共同谋划,广泛搜集资源和信息,并结合有条件的社区基础设施,为街道联合会提供不低于100平米的工作和活动场所,打造基层支持平台;将有关部门的会议场所、文化活动中心、体育场馆、户外公园场地作为区级社会组织活动阵地,统一标识,共助共用、资源共享。三是研究探索建立区、街、居三级社会组织工作机构岗位和人员合理设置、职责任务和资质条件,为区级社会组织管理机关和联合会配备具有一定专业背景的干部、社工充实力量。四是充分发挥区社会组织联合会牵头抓总职能,充分利用南开区社会组织创益中心平台,借助专业社工机构专业优势,打造街级枢纽型社会组织运营管理示范点,指导推动全区社区事务类、公益互动类、居民服务类社区社会组织培育和各街“社区草根领袖”的培养;跨区域、跨领域引入企业、高校资源、建立人才培育、项目孵化平台,支持社区建设;借助京津冀协同发展契机,加大三地民政部门、学者专家、专业社会组织领军人物交流互访力度,建立合作机制,适时举办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创新论坛,推动观念更新,促进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的常态化。

  (四)强化社会组织自身建设,提升服务能力

  一是做大做强社区社会组织。整合规模较小的社区组织,采用“同类合并”方式,即相同类别的几个社区社会组织联合成一个规模较大的社团联盟,形成规模、聚集资源、做大做强品牌,更好的服务社区。二是将社会组织人才队伍建设纳入区人才工作规划和年度重点工作。加强对相关负责人和带头人专业培训,提高从事社会组织工作队伍理论知识与实践相结合的综合能力,既实现“自身造血”,又可发挥实际效能,向着职业化、正规化、专业化迈进。三是大力开展向先进省市的学访交流活动,搭建学习平台,汲取先进经验,建立良好互动关系,不断开拓思路,达成共享资源、互相借鉴、相互合作的共识,促进社区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四是用好下拨到各街的市级社区公益金(12元/户),借助专业社会工作机构的指导,开展社区微创投、社区提案大赛等公益创投活动,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培育社区社会组织,培养社区草根领袖,引领其参与社区治理,不断提升基层社区治理水平。

  附件:《调研说明》

  附件:

  一、调研课题说明

  1.2013年以来,南开区严格落实《天津市民政局关于加强社区社会组织建设的意见》和天津市委办公厅下发的《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实施意见》。近日,民政部又印发了《关于大力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的意见》(民发〔2017〕191号)。提出了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的总体要求,明确发展导向、具体措施和具体要求。2018年的区委工作要点和《政府工作报告》都对加强社区社会组织建设,提升参与社区治理与服务能力有了明确的要求。

  2.社法民宗委组织课题组走访了北京市朝阳区等街道社区和“南开区社会组织创益中心”,听取了各街社区社会组织联合会工作开展情况,通过一系列的调研活动,探索了一些加强社区社会组织服务我区中心工作的模式、方法,通过调研报告,拟进一步提高各级领导对加强社区社会组织重要性的认识,进一步发挥社区社会组织在基层党建、社区治理、社区服务、实体经济、文化建设、促进就业等方面作用,提出了一些切实可行的建议。

  3.社区社会组织是指由社区组织或个人在社区(镇、街道)范围内单独或联合举办的、在社区范围内开展活动的、满足社区居民不同需求的民间自发组织。社区社会组织不等于社会组织(社会组织,在我国主要由公民自愿组成,从事非营利活动的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和利用社会捐赠的财产从事公益事业的基金会三大类经民政部门登记的社会组织组成),但社区社会组织是社会组织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参阅的相关文件

  《天津市民政局关于加强社区社会组织建设的意见》

  《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实施意见》

  《南开区社区公益事业专项补助经费使用管理办法》(试行)

  《关于印发天津市社区公益事业专项补助经费使用管理暂行办法》

  《关于印发天津市支持社会组织参与公益项目管理暂行办法》

  三、名词解释

  1.“三社”:指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人才

  2.“一园•四中心•三空间•五功能”:一园即社会治理创新园,四中心即南开区社会组织创益中心、南开区社会组织党群服务中心、长虹街社会实务服务中心、芙蓉南里社区社会组织活动中心;三空间即创意孵化空间,增能互动空间,交流展示空间,五功能即社会组织培育扶植、枢纽型社区社会组织引领辐射、社会工作者能力提升、公益项目开发展示及社会组织交流互动、社会组织党建工作能力提升。

  3.公益创投:起源于欧美,是一种新型的公益伙伴关系和慈善投资模式,资助者与公益组织合作的长期性和参与性是"公益创投"的重要特征,它强调资助方与受资助方不再是简单的捐赠关系,更重要的是与被投资人建立长期的、深入参与的合作伙伴关系。除了资金,它还提供管理和技术支持。通过与被投资者建立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达到促进能力建设和模式创新的目的。公益创投是公益领域的创业投资。它的投资主体为创业过程中的公益组织注资,帮助其成功创业,并通过投资间接地帮助解决社会问题。公益创投在运作方式上类似商业投资行为,它与商业投资本质的区别在于其投资目标的非营利性:公益创投不要求回报,或者将投资回报继续用于公益事业。

  4.福彩公益金:根据我国《彩票管理条例》和《彩票公益金管理办法》等有关政策法规规定,福利彩票公益金是国家通过发行彩票筹集的,专项用于社会福利等社会公益事业的资金,重点用于"扶老、助残、救孤、济困、赈灾"等公益事业发展的专项资金。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隐私声明   网站建议
主办单位: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技术支持:北方网
网站标识码:1201040001 津ICP备12005970号-1